其他 Others

病人自主權利法

資料來源: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260437/#

2015年 12月18日晚間,立法院院會三讀通過「病人自主權利法」,提案的楊玉欣立委指出,新法讓民眾在具有行為能力時,選擇「拒絕醫療的權利」。

相關報導:「拒絕醫療」的權利不等於安樂死:解析「病人自主權利法」草案的4大爭議

中央社報導,病人自主權利法的核心重點,為具完全行為能力的意願人可以透過「預立醫療照護諮商」事先立下書面的「預立醫療決定」,可以選擇接受或拒絕醫療。

此法適用的5種臨床條件,包括末期病人、處於不可逆轉的昏迷狀況、永久植物人狀態、極重度失智、其他經公告的病人疾病狀況或痛苦難以忍受、疾病無法治癒且依當時醫療水準無其他合適解決方法的情形。每項認定應由2名具相關專科醫師資格的醫師確診,並經緩和醫療團隊至少2次照會確認。

自由報導,楊玉欣受訪表示,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因為無法預測未來將發生什麼事情,本次立法讓民眾可以事先決定,當未來病況處於末期、不可逆轉的昏迷情況、永久植物人狀態以及極重度失智,屆時是否接受治療,或者自然善終,不僅確立病人的拒絕醫療權、保障病人醫療自主權,也是國內第一部以病人為主體的法律。

新法明訂,具完全行為能力者,得預立醫療決定,而且可隨時以書面撤回或變更決定。意願人預立醫療決定,應經符合下列三規定:接受醫療機構提供的預立醫療照護諮商,並有其核章證明;經公證人公證或2名以上具完全行為能力者在場見證;經註記在全民健康保險憑證。

 

Patient Autonomy Act Law 

Source from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260437/#en-content

 

On the evening of December 18, the 2015 legislative Yuan passed the third reading of The Patient Autonomy Act, allowing patients to decide whether or not to receive medical treatment.

CNA reports, according to The Patient Autonomy Act, patients with full civil capacity can sign a medical decision form to express whether they accept or reject to receive medical treatment beforehand.

This law applies to five kinds of clinical conditions, including terminally ill, irreversible comas, persistent vegetative states, severe dementia, unbearable pain, incurable diseases and so on. Each condition has to be identified and diagnosed by two qualified specialists or physicians.

Liberty Times reports, legislator Yang Yu-xin says that this legislation allows people to decide in advance whether or not they want to receive treatment when they are in ill conditions in the future or if they want to die naturally. This protects the medical autonomy of patients and is the first Taiwanese law of which patients are subjects.

UDN reports, Taipei Mayor Ko Wen-je says currently in Taiwan, doctors normally don't explain to cancer patients or those whose lives are in danger what conditions they are in. Instead, they explain and discuss with the patient's family.

Ko says he supports the patients advocating for autonomy. Patients should be able to decide what treatment they want to receive and Ko says this law will have an impact on the medical community in Taiwan.

 

我要更快樂

2008-01 天下雜誌390期(摘錄)by蕭富元  分享自:  http://www.cw.com.tw/article/index.jsp?id=33833

根據美國一份針對大學生的研究顯示,有四五%的美國大學生因嚴重憂鬱造成學習障礙;反觀台灣,在董氏基金會的調查中,每四個大學生中,就有一個憂鬱情緒嚴重到需要專業協助。

能把冷門的正向心理學(positive psychology)變成最受哈佛大學生歡迎的課程,哈佛大學心理學教授班夏哈把快樂變成了一門顯學。他開的課,每學期都有上千名哈佛大學學生搶著選修。班夏哈認為,人之所以不快樂,是因為誤認快樂的本質,以為快樂即享樂,因而產生不滿足。

正向心理學相信,人最快樂的時刻,往往發生在自願努力完成某種艱難而有意義的工作,讓身心擴展到極致。在班夏哈的定義中,快樂是「能從生活中體會到樂趣和意義的感受」,換句話說,快樂是兼具樂趣(現在的好處)和意義(未來的好處)。要讓自己更快樂的方法之一,就是減少「該做的事」,增加「想做的事」。

班夏哈在《更快樂:哈佛最受歡迎的一堂課》書中除了提出理論架構,也在每章結尾提出實際可行的練習快樂步驟,像是要建立習慣,每天睡前寫下五件讓自己覺得快樂、感謝的事物;在每天寫下自己的正面和負面經驗;懂得為自己找樂趣。

每個人終其一生都在尋找一種終極貨幣,這貨幣不是英鎊、美元或歐元,班夏哈說,人生的終極貨幣是快樂,可以買到日日喜悅、和永恆的自我實踐。

 

王建煊:品德教育應以身作則 切忌八股

摘自2009-06-21中央社

教育部擬花新台幣12億元推動「有品運動」。監察院長王建煊今天表示,教育部推動品德教育是理所當然,至於技術與經費,他不清楚無法評論,但切忌流於八股,要以身作則。

實踐大學今天舉行畢業典禮,邀請王建煊擔任貴賓致詞演講,他演講後接受媒體訪問,作上述表示。

王建煊說,教育部能帶頭站出來推動品德教育是對的,但切忌流於八股,要以身作則。例如監察院提倡孝道,是請同仁生日時把母親請到監察院,由子女親自替母親洗腳,實際行動比演講、寫文章好。

王建煊表示,品德是全世界都重視的,道理很簡單,也不用問人,問自己就知道。如果你自己是老闆,不會用不可靠的員工;如果女性要找對象,即使人家告訴你,對方很有錢是博士,但品德不好,妳也不願意嫁。

王建煊在演講中提到,有個臺大生為了要學東西到公司實習,公司每個人都很忙,以往的實習生都學不到東西,但這個臺大生每天替公司打掃、幫同事買便當,人緣非常好,大家都願意傾囊相授,還得到工作。他認為吃一點點虧,反而是「最本小利大的投資」,大家不要怕吃虧。

王建煊建議畢業生,走出校門就業時,不要在乎薪水高低,要看是否能夠學到東西和累積經驗,同時要以輔系的觀念,補足事業上的專業知識,幾年後將會成為企業爭相聘請的人才。

實踐大學董事長謝孟雄也期許畢業生,要有良好的品德、強健的體魄和濟世的學問,而最重要的就是品德,品德其實就是良知,教育的目的就是要明辨是非。

 

掌握財經關鍵-令人怵目驚心的貧富惡化趨勢

摘自:中國時報  2009.06.22 by朱敬一

由於電腦資訊技術日益改善,財政部財稅資料中心所公布的資料品質亦日漸提升,讓我們看到許多原本看不到的訊息。該中心最近整理完畢最新家戶所得五%區分的層級所得比,看起來令人怵目驚心。由上表中(整理自中國時報)可見,在過去十年當中,最有錢五%的所得與最貧窮五%所得之比,由一九九八年的三十三倍,暴增至二○○七年的六十二倍。我相信這種所得分配惡化的趨勢,可能是創世界紀錄的。

台灣貧富差距 嚴重惡化

一般主計處所公布的層級所得比,是將家戶所得按二○%粗分為五組,再將最高組與最低組平均所得予以相比。這種五組切分太過粗糙,過去十年只由五.五一倍上升為六.一六倍,從數字上看不出其嚴重。真正看所得分配的兩極化,最好能有更為細緻的切割,而五%的層級所得比,就恰能掌握原本二○%粗分所遺漏的資訊。

緩和貧富差距 要靠稅制

其實,附表所列數字還沒有真正刻劃出台灣所得分配惡化的實況。由於表中資料來自財政部財稅中心,故他們只涵括「申報所得者」的資料。社會上收入極低者其實根本不必申報所得,他們也根本未納入最低所得的五%樣本中。此外,極高所得者通常有避稅逃稅的種種努力,故高所得者的真正所得,又比財稅中心所掌握的數字來得高。這些都會使得真實所得分配較表中數字更為極端。總之,台灣所得分配的惡化情況,絕對比此表更為嚴重。

台灣分配惡化情況既如前述,那麼政府是否該做些努力,去扭轉這樣的情勢呢?令人遺憾的是,執政當局的做法並非如此。以今年初通過的遺贈稅調降為例,其做法就更使分配惡化。資料顯示,遺產稅每年九萬件中,適用原本最高兩個稅率級距的大富豪,只占一一%。故將遺贈稅率降為一○%,其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最高所得的那五%的人。

有些人說,降遺贈稅會使得資金流回台灣。這裡的論述至少有三個碗口大的盲點。(一)央行統計顯示,在遺贈稅降低修法通過前的二○○八年第四季,台灣的資金是淨「流入」的;在修法通過後二○○九年第一季,資金卻是淨「流出」的,可見降遺贈稅並沒有吸引資金回台的效果。(二)即便資金真因降稅而流回台灣,這也絕不等同於增加台灣國民所得。只有經濟學沒讀通的人,才會分不清楚「資金」與「所得」,誤以為吸引資金回台就創造了國民所得。(三)當代哲學大師德沃金(R. Dworkin)指出,就算降稅真能增加總所得,但若所得增加的同時使經濟弱勢者更加困頓,降稅也依然欠缺道德正常性。

政策劫貧濟富 於心何忍

德沃金比喻,父母親如果將房子小間換大間(例如降稅使GDP增加),也不應該使原來房間最小的孩子(低收入者),在換屋後其房間更加狹小(租稅負擔更重)。降遺贈稅使稅收不足惡化,其後果是:或則其他稅收要增加、或則公共支出要減少、或則未來子孫公債負擔加重。無論是哪一種,都欠缺道德正常性。

看看表中的數字,所有具同情心的人都該感到難過。對那些鼓吹「降富人稅以刺激經濟」的人,德沃金會說:欠缺經濟知識事小,欠缺人文關懷則事大。

(作者為中研院院士、現任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

 

搶救邊緣孩子/砸錢說教 不如用愛關懷

摘自: 2009/06/20 聯合報 by李家同

最近,新竹發生的可怕命案,看到這則新聞,我的第一反應就是:一定有人會強調家庭教育和品德教育的重要性。果真如此,教育部也宣布,將以十二億元推行品德教育。我卻認為,這兩種想法都不切實際。

首先談家庭教育,這些惡少絕大多數來自弱勢的家庭,這些家庭可被稱為「失能的家庭」,有些家庭裡的父親長期失業、或經常出入監獄、有些母親可能離家出走、不知去向,試問,我們能期望這些孩子得到好的家庭教育。他們可能很少看到父親,看到父親時,也可能在喝酒。

至於推行品德教育,我相信教育部會鼓勵各級學校請一些社會上知名人士去講品德重要性,也會鼓勵學生家長來聽,可惜來聽講的家長都是沒有問題的家長,那些經常喝酒或是有暴力傾向的家長,絕不可能來聽。

去問問犯大錯的孩子們,在求學階段,絕對經歷過學校強調「生命教育」的時代,如果在那時以紙筆問他們「殺人應該嗎?」他們也都會表示殺人是不對的。一些行為有嚴重偏差,並非有精神病的孩子,他們其實知道是非,早就聽過四維八德大道理。花十二億元在品德教育上,一定徒勞無功,即使花一百廿億,也不可能將一個快淪入社會邊緣的孩子的品德變好。

孩子為什麼變成社會邊緣人,我敢說,這和他的窮困家庭有關,當繳不起學費或營養午餐費,孩子的心靈會蒙上一層陰影。最嚴重的是,這類孩子往往回家不做功課,學業程度極為落後,上課時等於鴨子聽雷,老師以為孩子不用功,忽略了他們根本不懂的事實。

在這種情況下,孩子拿回考卷時,一定感到無比沮喪和自卑。久而久之,他們會完全放棄學業,這些放棄學業的窮小孩子有時會聚在一起,很容易志同道合;國中畢業以後,無法進入公立學校,也無錢念私立高中,再加上有自知之明,程度差,升學又有何意義,因此就變成中輟生了。

中輟生工作極為難找,這些不得意的孩子們往往只能,以飆車來得到一些快感和自尊。對於主流社會,這群孩子當然是壞孩子。

如何幫助這批迷途羔羊呢?惟有愛與關懷,才能將他們拉回來。如果將他們功課搞好一點,我敢打賭,他們會感到念書的快樂,也會對自己比較有信心。

要做到這點,學校的老師們必須因材施教。如果孩子連分數加減都不會,卻強迫他做代數習題,他怎麼也做不出來;如果孩子的英文生字認得極少,我們卻要教他現在完成式,他也不可能學會。

政府真想幫助這些孩子,最有效的辦法是將他們的根基打好,使他們一直知道自己在學一些新東西,如此一來,他們就會感到自己在進步。功課好一點後,這些孩子知道自己並非一無是處,也會有求知慾。最重要的是他們對自己有較大的自信,也會有較大的自尊,和主流社會拉近,我相信他們的行為也不會是反社會的行為。

向這些來自弱勢家庭的孩子講品德的重要性,毫無意義,我們要知道,孩子們如果感到有人在關懷他們,他們的學業一再地在進步,雖然他們的功課不是最好的,有什麼理由會讓他們仍然以壞孩子自居呢?

== Don't remove this. == -- == Don't remove this. == 0||
System Provider - Shop123,System Ver. 2.0